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心疼前妻 > 第10章

心疼前妻 第10章 作者 : 简璎

    天幕建设一年一度的员工旅游地点是峇里岛,有了杂志事件,晓雨深深觉得这一定也是阎腾的陰谋。

    不然哪有这么巧的?她上班才两个星期,公司的福委会就突然宣布要员工旅游,而且一个星期后就要出发。

    所以——她决定不参加,不给阎腾任何施展陰谋的机会。

    事实上,最重要的是,那是他们当年度蜜月的地点,也是她和他唯一的一次,更是怀了佳佳的地方,她好怕会触景伤情……

    “我们佳佳一定很开心,要坐飞机喽……”成勇健在跟佳佳玩家家酒,一边开心的说。

    晓雨正在缝佳佳衣服掉落的钮扣,听到老爸的话,她火速抬眸,瞪直了眼。“爸,您那是什么意思?佳佳为什么要坐飞机?”

    “你这孩子这么健忘?过几天不是要去峇里岛玩吗?老爸从来没坐过飞机,不知道到时会不会怕……”

    “爸!”她霍地站了起来,衣服针线掉落一地。“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忘了告诉我?您跟佳佳要去峇里岛玩,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成勇健抓抓脑袋。“怎么会这样?女婿说公司员工旅行,要我们一起去,我就把我们三个需要的资料全都交给他去办护照什么的了。”

    “吼,爸!”她真的快疯了。“我没有要去,也没有报名,那是我和阎腾当初度蜜月的地方,我就是不想去!”

    “那现在怎么办?”成勇健又抓了抓脑袋。“我已经跟左右邻居炫耀要出国玩了,佳佳也很兴奋要搭真的飞机,你……你就去吧。”

    晓雨瞪着父亲,强烈怀疑他跟阎腾串通好了,要逼她同行。

    事已至此,她不去行吗?

    老爸是她的,女儿也是她的,如果她坚持不去,他们也去不成了,一定会很失望。

    于是几天后,她板着脸出发了。

    终究,她还是再度踏上峇里岛了,这个让她满怀感触的地方,其实与四年前差不多,观光客虽多,气氛还是一样悠闲。

    成勇健苞佳佳坐一排,祖孙俩都很兴奋,佳佳更是第一次坐大型的游览车,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晓雨自己一个人坐,脖子上挂着当地人献的花圈,视线才从窗外收回,冷不防看到身边的空位多了个人。

    晓雨看着近在眼前的俊脸,有些错愕。

    他不是编在另一台车吗?怎么到这台车来了?

    昨晚她失眠了,现在好像有点恍神,她的反应呆呆的。

    “这里一点都没变,对吧?”阎腾唇畔荡漾着淡淡笑意,握住了她的手,深深的看着她。“在这里,你把自己交给了我,也是在这里,我们有了佳佳这个蜜月宝宝。”

    晓雨尴尬得要命,她小脸发烫,耳根子都热了。“你你你、你干么这时候说这个?现在是大白天耶……”

    要命!有语病,她的话有语病啦!

    果然,阎腾笑了。“那我晚上再说。”

    他执起她的手,凑到唇边一吻。

    一时间,晓雨愣愣的回不了神。

    天晓得,她的情绪大概一辈子都会被这个男人躁控……

    陰谋,果然是陰谋。

    第一天下榻的饭店就是当初他们蜜月时住的奢华Villa,阎腾存心要勾起她的回忆,她又怎么挡得住?

    心情一阵紊乱后,她在大厅拿到了门卡,回头却不见老爸与佳佳的踪影,也没看见阎腾,他们都去哪里了?

    “晓雨,你在找你爸爸和女儿吗?”何秘书拉着行李箱走过来。“他们跟其他带小朋友的家长一起去儿童天地玩了,听说晚上有个派对,还有个故事时间和探险时间,我待会也要带我儿子去,大家可能很晚才会回房间,你自己先过去吧!”

    晓雨在心里声吟了一声,何秘书的话让她更不安。

    她已经不傻不天真了,把她老爸和佳佳支开,阎腾想做什么啊?

    想到他的企图,她的身体产生一阵莫名的燥热。

    她要命的还记得他进入她时的感觉,还记得高潮时的痉挛,那种欢愉无可取代,但她没想过要找别的男人。

    除了他,她根本无法接受别的男人的触碰,跟别人那样亲密,她无法想像,她也不要。

    这几年,她把心思放在扶养女儿身上,用忙碌忘记自己生埋上的需求。

    其实也都好好的,藏在身体深处的欲望很安份,都没有作怪,也没发出什么催促她去找男人的讯号,所以她干么一到这里就发起花痴来啊?

    甩开思绪,她坐上服务生驾驶的高球车,越接近房间,她心跳越快。

    Villa依山面海,正是当初住的那一间最最顶级的兰花Villa。

    付了小费,服务生卸下行李后走了,四周安安静静的,只有海潮的声音。

    四柱大床垂着浪漫白纱,晓雨轻抚着柔软的床,鼻间嗅闻到鸡蛋花的香气,她深吸了一口,想到那时她很杀风景的病倒了,阎腾悉心照料她的情景。

    吼,怎么还会历历在目啊?

    为了避免越想越深,她连忙打开行李,拿出换洗衣物去洗澡。

    沐浴后清爽多了,她坐在梳妆台前吹头发,吹了半干就嫌累不吹了,反正天气热,很快就会干了。

    她才站起来,就感觉到有人来了。

    当然不是她老爸和佳佳,佳佳通常人还没进来,声音就来了,而且这里只有一张床,他们显然住在别的Villa会馆里。

    所以是……她心跳着,呼吸渐渐急促,屏息以待。

    阎腾走进来,而且只在腰间围着一条浴巾,那双满是激情的眼睛,有如狩猎前的黑豹,说明他不会再等待,他此刻就要她。

    看见真的是他,晓雨一颗心不由自主的狂跳起来,她不自觉地伸舌滋润自己干燥的唇。

    她从镜子里看到阎腾大步走到她身后,他什么都没说,直接从身后抱住她,他的大手环在她腰上,让她的身躯紧紧贴着他。

    感受到他结实有力又坚硬的身躯,她颤抖了一下。

    要命!她在等他,一整天,她都在等这一刻……

    他的拇指扫过她浴袍下已然挺立的蓓蕾,她双眼迷蒙的喘着气,他轻恬她的耳垂和颈项,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娇喘,竟然仰首顺从他。

    他拉下了她浴袍的带子,她的浴袍落在地上,他抱起她,大步走到床边,轻轻把她放在床上,他腰际的毛巾也随之落下。

    夜幕来临,Villa里没开灯,户外的植物散发着强烈花香,仿佛催情剂,空气中只有风声和海涛声,还有他们饱含激情的喘息。

    阎腾辗转吸吮,吻遍了她全身,他黑瞳黯沉,嗓音低哑的重复着我爱你。

    晓雨看到他胸前开刀所留下的疤痕了,比她想像的还要长,不难想像当时的伤势有多重。

    如果那一刀刺进了心脏,这世上就没有阎腾这个人了……

    她心头一阵揪紧,主动抱住了他。

    感觉到她的主动,阎腾的心微颤,他反搂住她,狂野的吻她的唇。

    他的高温身躯席卷了她所有神智,炙烫硬挺的男性沉入她悸动的柔软深处,晓雨无法自己的全身颤抖。

    她的手指滑进了他颈后的头发里,像个饥渴很久的老处女似的,但愿这一刻永远不会停止。

    承认吧,她真的好爱他……

    晓雨想都没想过,像她这种摆明了是小家碧玉、良家妇女型的人会梅开二度。

    以前在报上看到某某人梅开二度,她都会不自觉的啐声老不修,现在她也加入第二春的行列了。

    只不过,再婚仍然嫁给同一个男人,这好像有点逊,看在他是孩子爸爸的份上,她就勉为其难的再接受他一次喽。

    她与阎腾的婚礼十天后举行,不同于上次契约结婚的急就章,这次他很用心的安排了游轮求婚,在满天烟火的星空下,他拿着钻戒和百朵玫瑰的花束,单膝下跪,向她求婚。

    “没有和平鸽吗?”她一脸的不太满意。

    “什么?”

    想到阎腾当时的表情,她还会忍不住噗哧一笑。

    当然,他们又拍了一次婚纱照,她很开心的发现自己比四年前穿起婚纱来还要好看,因为她的胸部变丰满了,腰也比较细。

    他付了一大笔钱给被晓凯打伤的那个人的家属,还安排对方出国医治,并且聘请律师重打官司,希望可以在对方善意的证词下,减轻晓凯的刑期。

    他还说,婚后要跟她老爸一起住。

    对于他的种种善意,她通通欣然接受。

    她知道他心中对她有愧,他要弥补才会好过一点嘛,所以她就很大方的给他机会喽。

    早上她请了半天假,买了鲜花水果,跟老爸带着佳佳一起去看爷爷和妈妈,把她要再婚的好消息告诉他们两位,让他们在天之灵也为她高兴。

    送她老爸和佳佳回家时,时间快近午了,她手脚伶俐的为老小做了午餐后,还很用心的做了便当要给阎腾吃。

    外食实在太油腻了,还是她亲手做的便当比较健康,以后他的身体就交给她这个贤内助来照顾啦。

    风尘仆仆的回到公司,午休时间,大部份的人都出去吃午餐了,她放下包包就直接推开总裁室的门。

    没有人的时候,她都公私不分,私底下还把自己的老公当上司般的恪守礼仪,谁做得到啊,那很奇怪好不好?

    “哈罗!阎总裁,你还没吃午餐吧?”她兴匆匆的喊。

    然而眼前的一幕,让她一瞬间呆住了。

    寂静的办公室里,那个即将与她结婚的男人和一个窈窕女人抱在一起,她的喊声惊动了他们。

    他们同时看向她,看到那女人正面的刹那,晓雨手里的便当盒咚地掉在地上,饭菜散落一地。

    白雅熏?

    又是白雅熏,这女人真是她的天敌!

    白雅熏跟阎腾抱在一起……

    这是真的吗?

    一定不是!

    如果不是,她的脑袋为什么会天旋地转,她又为什么要哭?

    转身奔离的她泪水淹没了她的视线,好刺痛。

    不过,她这样跑出来算什么?她应该把便当盒往他们两个身上砸才对啊!而且她应该做两个便当才对,一个太少了。

    看到自己颤抖的手,她用力的深呼吸,平稳情绪。

    白痴!她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要跑掉?

    为什么白雅熏一出现,她的人生又要翻盘了?

    阎腾又要抛下她,走向白雅熏了吗?

    去他的!这次她不要等他开口抛下她,她要先抛弃他!

    晓雨住在乌来一间以贵闻名的温泉饭店里。

    平常她这个抠门钱嫂是绝不可能花这种钱的,但这次不同,她要发泄,所以挑了最贵的饭店来住。

    简单的说,就是跟自己的荷包过不去。

    前三天,她都关着手机,只要想到阎腾和白雅熏抱在一起的画面,她就痛苦得快死掉,想像他们不知背着她勾搭了多久,她就心痛,心碎。

    第三天,她忍不住用饭店的电话打了一通电话回家,想听听佳佳的声音。

    爱情是假的,到头来只有亲情才可靠,女儿不会背叛她,不会伤她的心,不会让她在一夜之间从天堂跌落地狱,不会在她沉浸在幸福里时泼她一盆冰水,把她所有的爱情都浇熄。

    第四天,她开始烦躁不安,一颗心紧紧的纠结。

    白天,她在房里走来走去,晚上又去饭店最贵的餐厅点了一堆东西吃不完。

    入夜,她心烦得睡不着,电视转来转去又没有一台想看的,索性去泡汤。

    虽然现在是温泉业的淡季,不过也太太太淡了吧?

    除了她之外,好像就没有别的旅客了,走到哪里,遇到的除了饭店服务生还是服务生。

    奇怪了,才九点多,大家都睡了吗?这间饭店还真的很幽静。

    也好,她正好可以一个人泡个爽。

    第一次泡女子luo汤,一开始有点别扭,但下水之后她就觉得自在了,反正没有别人,就好好享受这入夜的河岸风光吧!

    微风轻吹,不时掉落几片绿色的枫叶飘在水面上,很美也很诗意,但是三十分钟后,晓雨就泡不住了,她身体发热,一心只想起来回房间去吹冷气。

    她果然不是当贵妇的料,人家贵妇都可以泡几个小时来美容说。

    她正想起身,突然听见汤池外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她不自觉的又坐回温泉里,眼巴巴的看着入口。

    希望进来的是个中年大婶,如果来个前凸后翘的年轻辣妹,她会很自卑。

    来了,来了。

    她正兴奋期待着自己与同性的第一次luo裎相见,却看到一个穿泳裤的男人走进来,她的呼吸顿时一窒。

    “水温刚好吗?”阎腾跨进夜色下的露天水池,走向她。

    晓雨一脸惊骇,吓得不轻。

    他他他……他在做什么?她可是在女子luo汤里耶,他竟然大摇大摆的走进女子luo汤,他疯了不成?

    虽然他有穿泳裤,但——但还是太离谱了啊!

    她惊魂未定的慌乱大喊。“你不要过来!”

    妈呀!她是**耶!又不能跟他你追我跑。

    “我当然会过去。”阎腾眼神坚定的走向她,反正她绝对不敢站起来跑掉。

    “就叫你不要过来——”眼见他越来越近,无计可施下,她慌乱地双手掬水泼向他。

    可是,那一点点温水的力道根本没有看头,也不痛不痒的,他还是走到她身边了。

    “我要喊救命了哦!”她充满怒气的朝他喊,鼻尖却因为终于看到他而酸酸的,想哭。

    阎腾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我已经包下了整间饭店,就算你怎么喊也不会有人来,我给饭店人员看了我们的喜帖和婚纱照,跟他们说这是家务事,所以他们不会来。”

    幸好她耐不住思念女儿的情绪打了通电话回家,而且还很笨的用了饭店的电话打,不然他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她。

    “原来是你——”她抬眸瞪着他,恍然大悟。

    难怪她觉得今天饭店里都没有别的游客,原来是他搞的鬼。

    “我们得谈一谈。”夜光照出阎腾嘴角淡淡的温柔。

    绝美的枫树环绕着石砌的不规则温泉池,阎腾也坐了下来,顺便伸手拥住她滑腻的香肩。

    晓雨在第一时间拼命挣扎。“你干么?快放手!谁准你抱我了?你抱完白雅熏还不过瘾,还来抱我干么?”

    她心头瞬间盘旋着一股想哭的冲动,太委屈了,她真的好委屈,过了四年,又被白雅熏一脚踩扁……

    “不要动。”他的双臂箍紧了她,正好托住她凝脂般的酥胸。

    这下晓雨真的不敢乱动了,如果她再乱动,好像是她主动在挑逗他似的。

    她感觉着自己狂跳的心跳,挫折的发现自己对他是又爱又恨,无法全然的恨,也无法不爱。

    不过,他会追来,这代表了什么?

    他还没决定要选择谁吗?他又陷入抉择的两难了吗?

    不!她不要再被他选,不管他又有什么见鬼的苦衷,他休想再开口舍弃她……

    “气消了吗?”阎腾柔着她的肩膀。“那天我追出去,你已经不见了,你跑得还真快。”

    晓雨凝住脸,白他一眼。“不走,难道要留下来看你们卿卿我我?”

    要命,她心跳干么一直加快啊?而他的手又在摸哪里?不是环抱着她吗?怎么开始四处游移了起来?

    “我们没有卿卿我我,我只是在安慰她。”阎腾很有耐心的向她解释。

    “安慰?哼!”她才不信,她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多吃味,完全是妒妇等级了。

    “她从轮敦回来看家人,顺便来看我,讲起她脑部长了个瘤,开刀风险有六成,她悲从中来的哭了,啜泣说她还不想跟老公生离死别,我就拍拍她的背,安慰她几句,你就刚好在那几句安慰的时间里不由分说的闯进来,又像抢匪要抢劫银行,突然发现银行里有很多重装警察似的冲出去……”

    阎腾停住不说了,看着她。

    “你……你说的是真的吗?”晓雨一阵呆,就着月光审视他。

    才几秒的时间,她发现自己竟然全部相信他的话了。

    要命!就——她就这么想那只是误会一场啊?

    所以,这些住宿费都白花了?

    噢,好心痛,心好痛……她应该住下面的民宿才对,不然某某大旅社也很好,这几晚住下来,至少要几万块,可以帮家里换组沙发了……

    “你真的让我急死了。”他望着她眼皮下的陰影,心疼得皱起眉。

    撞见那种画面,任谁都会误会,想必她这几天都没睡好。

    他把她搂得更紧了,生怕她又会消失。

    晓雨的脸忽然热了。“你真的——有急吗?”

    她心跳得好快,声音好矫情,明明就一百万个开心还要装没事。

    “不然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阎腾的黑眸在夜幕里灼灼发亮。“不过我现在急的不是那个,既然都来了,我们要不要试试在水里帮佳佳添个弟弟或妹妹……”

    与心爱的女人luo身相拥,他可不是圣人,能无动于衷。

    晓雨一瞬间羞红了脸,她扭捏的回避他灼热又直接的视线。“这里是露天女汤耶……”

    “就跟你说我已经包下了饭店,不会有人来。”阎腾低头紧盯着她,低声说。

    “可是……”

    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晓雨轻喘一声,她的双手也不知不觉的环住他的颈项,反应着他的吻。

    佳佳一定很开心要有弟弟或妹妹了。

    【本书完】

    别忘了还有其他前妻最好精采故事等着你——前妻最好之一《难舍前妻》、前妻最好之二《逼婚前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心疼前妻最新章节 | 心疼前妻全文阅读 | 心疼前妻TXT下载
香港王中王网站6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