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二嫁大吉 > 第五章 他来此地只为她

二嫁大吉 第五章 他来此地只为她 作者 : 金萱

    到如意酒楼后门取了车之后,伍青灵和楼沧溟双双上了车,赶车上路。

    驴车上载满了平日用来装盛凉菜的盆与瓮坐不了人,他们俩只能并肩一起坐在前面,由楼沧溟负责驾车,伍青灵负责指路。

    不过说是指路,也只有在遇到岔路的时候才需要她出声说句“继续往前走”或“往右边”、“往左边”这么一句话而已,至于其他时间她都用来思考未来三个月要请谁来替他们家送货。

    其实这个问题她早就应该要想了,毕竟家里的生意只会愈做愈大,总不能让爹这样每日劳碌奔波的送货,早晚都得请人来做这性事。况且育菇房里的野菇也需要有人照料,除了爹之外没有更适合的人选。

    现在的问题就在于他们家到底该请谁来送货呢?

    她觉得王铁柱大哥是个很好的人选,话虽少,为人却是敢憨厚老实肯吃苦,只可惜王大哥两年前就和一群好兄弟组了个工程队,在农闲时专门替人修建房子,她总不能要求王大哥丢下他原本的工作和他那群兄弟来帮他们家送货吧?

    虽然她这边的工作肯定比工程队的工作轻松又赚得多,但以王大哥的个性,他肯定是不会背弃他的兄弟们的。

    找王大哥的打算只能胎死腹中,那么除了他之外还有谁呢?

    村长爷爷家的四叔好像不错,也是个老实人……不行,不行,四叔人是不错,但那位四婶为人既小气贪心又爱斤斤计较,有她在背后怂恿教唆,再老实的人恐怕都会被教坏。

    四叔也不行,还有谁呢?

    猴子哥?

    不行,他的个性太跳脱,不够稳重。

    大树叔?

    也不行,他家太乱了,兄弟妯娌间势如水火,就怕请了他早晚会被卷入他家的纷争与紊乱里。

    大石叔不行,栓子叔不行,李老三不行,大虎哥不行,小虎哥也不适合……还有谁会驾车,性子稳重肯干,家里又没有一堆狗屁倒灶的麻烦事或人呢?

    伍青灵想啊想的,想到都快吐血了,也没想到一个合适的人选。

    一旁的楼沧溟见她始终愁眉不展,终于忍不住开口道:“青灵姑娘还在为明日要请谁送货的事烦恼吗?”

    伍青灵愣了一下,转头看了他一眼才苦恼的老实道:“是啊,一时之间我真想不到合适的人选。”

    “如果青灵姑娘信得过我的话,在找到合适的人之前就由我来帮你们送货吧。”

    楼沧溟突如其来的自荐让伍青灵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不行。”这是她回神后的第一个反应、

    “青灵姑娘是信不过我?”楼沧溟转头看她,目光深邃。

    伍青灵不由失了下神,这才眨眼回神道:“不是,楼公子是芊芊的二哥,先前还救过我爹,我又怎会信不过你呢?只是来者是客——”

    “我应该不算是客人。”楼沧溟摇头打断她的话。

    伍青灵一脸的问号。

    楼沧溟看着前方的路,一边驾着车一边不疾不徐的开口道:“奶奶和芊芊都在青灵姑娘家里叨扰了这么长的时间,就算一开始真是客人,住久了也变成家人了吧?更何况芊芊在信里写着伍大叔和青灵姑娘一直都把她们当真正的家人在对待,芊芊应该是不会骗我才对。既是一家人,又何来来者是客?青灵姑娘以为呢?”

    伍青灵以为和她熟稔亲如一家人的是袁氏和楼芊芊,而不是今日才刚见面,相处还不足一个时辰的楼二公子,这个人也未免太理所当然了吧?可是人家是好意,她又不能说什么。

    “即便如此,也不能让初来乍到的楼公子连歇息一天的时间都没有,就麻烦你做这事。”她摇头道。

    “我不介意。”楼沧溟说。

    伍青灵顿时无言以对。她该说什么?

    “这事还是等我回到家问过我爹之后再做决定,说不定我爹能想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她说,打算结束这话题,没想到他还有话说。

    “其实我有个建议,你要不要姑且听下?”

    伍青灵眨了眨眼,心想能说不要吗?她点头道:“楼公子请说。”

    “首先,你可以叫我沧溟哥或楼二哥,楼公子三个字太见外了。”

    伍青灵顿时有种乌鸦从头顶上飞过的感觉。

    “这就是你的……建议?”她问他,避开了称谓的问题。

    “当然不是。”楼沧溟失笑道。“我的建议是,你有没有想过可以到牙行买个人来用?”

    伍青灵呆了一下,这事她还真的是想都没想过。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是自己人,做什么事都靠自己、靠邻居和村民们帮忙,连个长工都没有,更别提是下人奴仆了,她又哪里想得到还有这个法子呢?

    买个人?

    这个建议好像真的可行,买来的人卖身契握在他们手上自然不会有背离的问题也可以算是自家人,这么一来,连培育野菇的事都可以交由他来做,不必担心会有泄露机密的问题,她和爹也能稍微喘口气。

    伍青灵愈想愈觉得这个法子好,不过这事她还得回家问问父亲的意见,毕竟买下人这事别说是伍家了,就连对虎谷村来说也是有史以来的大事,也不知村人虽会有什么反应,,应该要先了解一下才行。

    “谢谢你的建议,我觉得这办法真的很不错,是我先前想都没想过的,一会儿回到家我就找爹商量这件事,真是谢谢你了。”她真心真意的向他道谢。

    “不客气。”楼沧溟说:“不过这依然没有解决明日送货的问题,所以明日还是我来帮你们送货吧。”

    伍青灵完全想不透他为何如此热心又如此坚持这件事,只道:“还是等回家之后看我爹怎么说吧。”

    楼沧溟没再勉强她,点头道:“好。”

    两人赶啊跋的,终于赶在太阳下山前回到村子里。

    楼沧溟的到来让楼氏祖孙俩高兴坏了,也让虎谷村的村民好奇极了,争相用各种理由跑到伍家来串门,只为了看楼沧溟一眼或是多得到一些关于他的事,可做为明日的谈资。

    没办法,村子里的生活实在是太闲、太无聊了,难得有新鲜事儿谁还在家里坐得住?就像当初楼家祖孙俩刚到村子里来时,也让大伙津津乐道了半个多月方才逐渐消停。

    总之,习惯就好。瞧袁氏和楼芊芊祖孙俩现今面对那些村民们的打探不就应付自如、游刃有余,丝毫不以为忤吗?

    伍青灵看了很欣慰,这样她就可以放心的去和父亲讨论关于明日与未来要请什么人送货的事,不必再留在厅里应付前来串门的邻居们了。

    楼沧溟倒是看呆了,怀疑眼前这两个人是他平日端庄严肃的奶奶和羞涩寡言的妹妹吗?

    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不过他想了想,以虎谷村民的热情与纯朴,还有伍家父女的良善与可亲,奶奶和妹妹在这里住了整整两个月,人不变开朗那才奇怪。

    虎谷村真的是一个好地方,不仅山明水秀地方好,居住在这里的村民也质朴善良,所以他上辈子才能得救,才能在这里养好伤,才能静下心来筹谋如何为家人洗刷罪名与冤屈,虽然那时候的楼家早被抄家十不存一,但至少活着的人罪名能得到平反,不必为奴为婢的让人践踏。

    上辈子?

    没错,就是上辈子。

    他楼沧溟是一个蒙上天眷顾死后重生之人,他不知道这么离奇的事究竟怎么会发生,只知道他在病逝之后再度睁开眼睛时,竟重回到他十六岁那年,也就是在四年前,在一切祸事尚未发生,大祸尚未临头之前。

    当时家里正在为他议亲,看上的便是他上辈子所娶的董家大小姐,却让他坚定的拒绝了。

    那个女人不是良配,上辈子楼家遭难时,她竟跪求他给她一封休书,宁愿承受抛夫弃子的骂名也不愿与他有难同当。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可是真遇到了,说不伤心难过绝对是骗人的。

    不过也好,他与她本来就是媒灼之言,父母之命才结为夫妻的,他对她不能说没感情,,但是责任绝对大于感情。所以她既然绝情绝义在先,他这辈子拒婚也能拒绝得毫无愧疚。

    他是绝对不会再娶她的,即便没有上辈子发生过的事也一样,因为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从上辈子喜欢至今,一个坚强、独立、开朗、乐观的小娘子,一个救了他性命,给了他希望的女子。

    他喜欢的人名字就叫做——伍青灵。

    上辈子楼家突然遭难被圈禁之后,爷爷和爹忧心楼家会迎来灭顶之灾,毕竟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于是为了以防万一,留下楼家最后的香火,被寄予厚望的他潜逃了出来,却差点逃不过官兵的追杀。

    在他带着伤四处躲藏期间,有一回伤重晕倒在山林里,却让上山采野菜的伍家父女救了回家,之后他们也没问他是怎么受伤,又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山林里或是他是谁、从哪里来等问题,就这么收留他、照顾他,直到他伤愈并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做而后离开为止。

    他就是在那半年多的日子里从陌生、熟识、了解到为她倾心的,无奈那时的他身负家仇又心系家人,就只能强迫自己压下个人情感转身离去。

    这般离去之后,他花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替楼家翻案,洗去罪人的身分,重新得回济阳楼家属于“济安侯”的尊荣与爵位。

    待一切大事底定之后,他毫不犹豫的前往虎谷村,想着如果伍青灵还是单身一人未二嫁的话,他就要向她告白,然后再向伍大叔提亲,请他将女儿嫁给他。

    他心如擂鼓,满怀紧张与希望的重返虎谷村,怎知迎来的却是令他难以置信的恶耗,佳人早就不在人世,芳魂已杳,就连其父伍丰都已魂断九泉,父女俩双双殒命。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虎谷村村民说不出个所以然,只知道他们遭人陷害入狱,村民们想救他们也有心无力,毕竟他们都是无权无势的老百姓,民不与官斗,根本就没人愿意理会他们。最终伍家父女双双冤死在牢狱里,真正的应验了那句“好人不长命”。

    他心痛难抑,怒发冲冠,誓言一定会为他们父女俩报仇雪恨,揪出害死他们的真凶并要对方以命偿命。

    然而这个誓言他并未兑现,因为那时距离事发已近三年,加上伍家父女俩只是平头百姓,关于他们的案子纪录只有寥寥几笔带过,几乎无迹可寻。

    既然文案没用,他便从当初办案的相关人员追查起,可是查来查去,那些人也是一问三不知,全是听令行事,唯一可能知道内情的池柳县令又在一年前卷入灾银贪污案里,不久前才被处以斩立决,所有线索也随之中断,再难寸进。

    这件事是他上辈子最大的遗憾。

    上辈子他始终未再成亲娶妻,为了替楼家传宗接代,他纳了一房妾室生了一儿一女,女为长,儿为次。

    上辈子的他并未长寿,年轻时所受的重伤终究还是影响到他的身体,让他在未及天命之年便与世长辞。

    他重生之后,在两年前曾经排除万难悄悄地来过虎谷村一次,他想来看看这世是否也有她的存在,更想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够阻止她嫁给前世那个负心汉前夫,只可惜他还是迟来了一步。

    隔世再见到她时,她已经梳起了妇人头。

    为此他真的郁闷了好些日子,因为真的就差几天啊,如果他能早几天出发或是赶赶路的话,或许……

    算了,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或许,因为这辈子他们还是陌生人,他要用什么理由与身分去阻止她嫁人?所以这事完全是必然的结果,他根本无力阻止。

    没关系,他告诉自己,至少她还活着,还未遭遇上辈子的陷害与牢狱之灾,更未冤死而魂断九泉,只要她在,她还活着,那就够了。

    这一世他绝对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在她身上,他会守护她,会爱她,会娶她,会伴她一生一世。

    上辈子他为了家仇家恨而错过她,这辈子因为重生的未卜先知,他四年前就已经针对楼家的灭门大祸开始布署筹谋,因而即便楼家在三个月前如前世那般突然被下令圈禁,可是结果绝对不会再和前世一样。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楼家会平安无事的渡过这次大祸,而那些欲陷害忠良的奸佞小人终将会自食其果。

    当然,这些都还要些时间发酵才能看见结果,但大势已定,不需要他太过操心,加上他已成功让圈禁的命令解除,现在爷爷、爹和大哥都已行动自由,他这才能到这里来,来到她身边。

    他来此不为别的,只为她。

    将厅堂留给重逢的祖孙三人,伍青灵去了父亲的房里。

    他正躺在床上双眼闭阖,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她出声轻唤,“爹?”

    伍丰一听见女儿的声音立刻就睁开了双眼,转头看向她,一边从床上坐起身来,一边开口问道:“路上没发生什么事情吧,怎么晚了这么多呢?”

    伍青灵快步上前,扶了他一把。“和如意酒楼的掌柜说了些话,所以耽误了点时间,让爹担心了?”

    伍丰摇头。“爹本只是有点担心这楼家世侄没走过这条山路,又是第一回驾咱们家的驴车,怕路上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没事就好。”

    “他驾车的技术很好。”伍青灵说,一顿后问:“爹,您现在头还晕不晕?”

    “不晕,我都说了只是小伤,没事儿,你这丫头怎么就不相信爹说的话呢?”伍丰挥了挥手,一副没大碍的表情。

    “伤筋动骨的事怎么会是小事呢?更别提还撞到头,撞晕了过去。爹,我在这世上就您一个亲人,您不替自己着想也该为女儿想一想,如果您真有个万一,您要女儿一个人怎么办?”伍青灵说着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眶。

    “你这丫头……爹这不是好好的吗?你别胡思乱想了。”伍丰有点讪讪然,赶紧转移话题,“对了,爹刚刚躺在床上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便是爹的脚受伤了,明日咱们家要送到镇上的凉菜和酱菜该怎么办?”

    伍青灵深呼吸了一下,缓和自己的情绪后才开口道:“女儿正想和爹商量这事,爹有什么想法?”

    “爹这脚伤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养好的,咱们得请人帮忙才行,问题在于要请什么人来替咱们做这件事。”

    “爹有人选吗?”伍青灵点头问道。

    “爹觉得铁柱不错。”伍丰说。

    “爹,王大哥不行。”伍青灵摇头道。

    伍丰眉头轻蹙,没想到女儿会否诀他这个提议,“为什么?爹觉得铁柱这人肯干又老实,你和他媳妇的关系也好,为什么他不行?”他问道。

    “爹,您忘了王大哥还有工程队的事吗?”

    伍丰愣住了,因为他真的完全把这事给忘了。

    “女儿本来也觉得王大哥是最好的人选,可惜以他的为人是不可能会背离工程队那些兄弟的,咱们家这工作肯定比工程队的轻松、工钱也多,王嫂子若是知道有这机会,肯定会希望王大哥接下工作,但王大哥一定不会同意,到时候两人就会吵架,咱们不能做这种事,连试都不能试。”伍青灵无奈的叹息道,也顺便让她爹知道这个后果,免得他不死心跑去试探导致人家夫妻失和。

    伍丰也知道女儿说的在理,只好打消想请王铁柱帮他们送货的念头。

    “除了铁柱之外,灵儿觉得咱们村里还有什么人适合做这事的?”他问女儿,一时之间他也想不到适合的人。

    伍青灵闻言便将自己在回家路上所想与考虑到的人与事一一说了,最后结论就是……

    “女儿也想不到合适的人选。”

    父女俩相对无言。

    “咱们村里的人应该没那么差吧,竟然无一可取?”伍丰苦笑道。

    “是女儿顾虑太多,太怕事了。”伍青灵承认道。

    “可是这事还是得解决,咱们得找个人来帮咱们送货到镇上去。”伍丰说。

    “嗯,所以女儿有个想法想和爹商量。”伍青灵点头道:“爹,您觉得咱们买个下人如何?”

    “买下人?”伍丰怔愣了一下。

    伍青灵兴冲冲的点点头。“这回的事让女儿想了许多。爹,咱们家的生意将来只会愈做愈大,送货这事不能老让您来奔波劳累,还有咱们家的育菇房也得有人照顾,请外人不免担心养菇的技术泄露,靠咱们父女俩又忙不过来,所以买个下人来帮咱们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一顿,她又道:“这是楼二公子给女儿的建议。”

    “楼家世侄的建议?”伍丰有些讶异。

    “嗯,要不然女儿也想不到这法子,毕竟咱们村里也不曾有过人家买下人。爹,咱们家若真买了下人,那就是村子里头一分的事,也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招来什么闲话?”伍青灵有些担心。

    “最多眼红说几句闲话,咱们不理他们就是了。”伍丰摇了摇头。当初女儿和离回家时,村里不也有一堆闲言碎语的吗?置之不理就行了。

    “那么爹是同意买下人这件事了?”

    伍丰点头。“不过远水救不了近火,明日的事该怎么办?”

    “请王大哥帮忙吧,帮忙个两三天应该还行。”伍青灵犹豫道。“爹,明早我随王大哥到镇上去,然后再找辆马车去趟县城,那边才有牙行。如果顺利的话,后天傍晚我就能带人回家了,迟的话就大后天回来。”

    “你要一个人去县城?不行,爹不答应,太危险了!”伍丰眉头紧蹙的摇头道。

    “爹,这事得有人去办啊,咱们家就我们两个人,您现在受着伤不能去,女儿不去谁去呢?”伍青灵无奈的看着她爹。

    伍丰张了张嘴,有些哑口无言。不过即便如此,过了一会儿他还是摇头说:“不行,爹还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去。”

    “如果爹真的不放心,那女儿就找个人陪女儿去。”伍青灵眉头轻蹙的想了个解决的办法。

    伍丰闻言双眼一亮,立刻就有了人选。“对,可以找世侄陪你一起去,有楼家世侄陪你去,爹就放心了。”

    “……”伍青灵瞬间只觉得无言以对,半晌后才问:“爹,您和楼二公子今天才第一回见面,怎么就如此相信人家?”

    “他是你袁奶奶的孙子,芊芊的二哥,自然能相信。”伍丰理所当然的答道。

    伍青灵再次无言以对。

    “世侄能一个人过来接他奶奶和妹妹回家,肯定是有点本事,再说他在外头行走过,肯定比咱们父女俩见多识广,不管是让他陪你去县城,或是让他陪你去牙行,爹都觉得比你一个人去好。”

    至此伍青灵还能说什么,只能说:“好吧,如果他陪我去能让爹放心的话,一会儿我就去拜托他这事。”

    “这事我来跟世侄说,你趁时间还早赶紧去铁柱家一趟,跟他说要请他帮忙的事,如果铁柱这几天有事不能帮咱们,咱们还得赶紧再找别人。”伍丰对女儿说。

    “爹说的对,这才是当务之急,女儿得趁早过去一趟。”伍青灵说完匆匆起身转身就走。

    “灵儿,出去见到世侄叫他过来一趟啊,爹在这里等他。”伍丰在她身后叫道。

    伍青灵脚步一顿,回头答道:“好。”

    过了一会儿,受到召唤的楼沧溟来到伍丰的房里。

    “大叔,您找我?”

    “来,先坐下。”伍丰朝他招手点头招呼道。“大叔打扰到你和你奶奶、妹妹的团聚吧?”

    “没,刚好有位老人家过来和奶奶话家常,我在一旁也插不上话,就过来大叔这儿了。”楼沧溟摇头道。“大叔找我有事?”

    “嗯,大叔有件事想拜托你,虽然对你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要麻烦你。”伍丰带着些许歉疚与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

    “大叔别这么说,真要说麻烦的话,我奶奶和妹妹住在大叔家这么长的时间,不是更麻烦大叔吗?”楼沧溟神情认真的说。“大叔,您有什么吩咐尽避说就是,只要我能力所及的我都会去做。”

    “好,那大叔就先谢谢你了,”一顿,伍丰直接进入正题道:“大叔想拜托你明日陪灵儿去一趟县城,灵儿要去那里的牙行买个下人,大叔的腿脚不方便没办法陪她去,只能拜托世侄替我陪她去了。”

    “这不是什么难事,明日我就陪青灵姑娘走一趟。”楼沧溟没有一丝犹豫,慎重的点头应道,心里却暗自欣喜。

    此去池柳县城来回至少得两天的时间,换句话说他有两天的时间能和伍青灵单独相处增进感情,这完全就是求之不得的机会啊,只有白痴才会错过。

    伍丰略微犹豫了一下又开口说:“另外还有一件事……”

    “大叔请说。”楼沧溟认真的看着他点头道。

    “其实后日是灵儿的生辰,我今日到大街上就是为了买礼物送她,没想到却发生这种事。”伍丰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己受伤的脚,然后又再看向楼沧溟。“大叔想请你在陪灵儿到县城时,帮大叔挑个礼物送给她,然后再替大叔祝她生辰快乐。”

    “后日是青灵姑娘的生辰?”楼沧溟惊讶的问道,接连两世这还是他第一次知道这件事。

    “是啊,后日就要满十七足岁了。我还记得她刚出生的模样,没想到转眼间就这么大了,如果——”伍丰突然住了嘴,将那句话“如果不是嫁错人家可能早就当娘”的话给吞回了肚子里。

    “大叔,不知青灵姑娘有什么特别的喜好?”楼沧溟问道,并未追问他如果之后的未竟之言。

    “那孩子也没什么特别喜好,就是爱鼓捣些山珍野菜做出来的吃食,世侄刚到这儿可能不知道,我们伍家凉菜酱菜在镇上可是鼎鼎有名的,而那些菜全都是灵儿她鼓捣出来的,厉害吧?”伍丰说这些话时,脸上全是引以为傲和与有荣焉的神情。

    “真的很厉害。”楼沧溟真心诚意的点头道。“不过这样的话,我该买什么来当生辰礼物送给青灵姑娘呢?大叔到大街上原本计划是想买什么?”

    “簪子。我嫌那孩子平日都不爱打扮,所以想买一支漂亮的簪子送给她。”伍丰说。

    “好,那么我就替大叔买一支漂亮的簪子送给青灵姑娘当生辰礼物。”楼沧溟点头道。

    “其实也不一定要簪子。”伍丰赶紧说道。“我相信世侄的眼光肯定比我好,县城里的东西也比镇上的多。你看看,只要是漂亮适合灵儿的饰品,不拘簪子、耳坠子、镯子或是项链都行。”

    “我明白大叔的意思了,这事交给我,您放心。”楼沧溟大包大揽的承诺道。

    “谢谢,我拿钱给你。”

    伍丰欲起身,楼沧溟赶紧将他拦下来,说:“大叔,钱不急,等我替您办好这事,从县城里回来之后您再给我钱就行了。”

    “世侄身上的钱够?”

    “管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二嫁大吉最新章节 | 二嫁大吉全文阅读 | 二嫁大吉TXT下载
香港王中王网站6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