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卖萌可耻但好用 > 第五章

卖萌可耻但好用 第五章 作者 : 金吉

    凌云坐在一块可能作为床铺用的平台上,平台比一般的床大得多,而他身下铺着昂贵的人工织毯与兽毛皮。

    美人儿!你醒了?小丫头笑得阳光灿烂地爬上床后,跨坐在他大腿上,还嫌不够近似地一寸寸朝他挪近,在凌云黑着脸打算阻止她压到不该压的地方前,她总算觉得这距离可以了,坐在他大腿上笑容讨好地看着他。

    刚刚,有人在他脑海里说话,是个小丫头的声音。

    是谁?他试着在心里询问。

    脑海里没再出现声音。或者说,没有他以为应该会有的回应。

    而身前的小丫头歪着脑袋,盯着他默然的神情好半晌。

    怎么啦?美人儿没睡醒?脑海里那声音又出现,接着小丫头伸手探他的额头,一手摸着自己的,脸色沉凝。

    还是病了?

    “是你在和我说话?”

    不然呢?这里有别人吗?小丫头一脸狐疑地贴近他的脸,盯着他的眼睛,不会是个傻子吧?脑海里的声音满是惋惜,小丫头的神情也写满同情。

    凌云猜想,她只能把自己的想法传进别人脑袋,却未必能读心。

    这让他对接下来要应付的状况稍稍松了一口气。

    “男女授授不亲,你不应该坐在一个大男人身上。”暂且放下诸多疑惑,被一个小丫头坐在腿上,他很难自在。

    这是我的床。小丫头双手抱胸,眉峰一挑,还盘起腿来,依旧在他腿上坐得稳稳当当的。

    凌云无语了片刻,不得不道:“失礼了……”他作势要起,小丫头却笑咪咪地按住他。

    不用在意!床是我的,我不在乎什么兽什么亲!你爱坐多久就坐多久!

    除了自家爷爷,凌云第一次对另一个人有这种无言以对、啼笑皆非的无奈。

    “这里只有你吗?”他只好问道。

    对啊。小丫头困惑地拧起眉,我可不随便和别头灵虎共享领地的。而且,也没有灵虎打得过她,自然也不敢来跟她抢地盘。

    希望他明白,她是洁身自爱的好虎。

    “你是灵虎后人?”

    算是吧。她有人身,算是“后人”没错吧?但若问她这山里哪头灵虎是她老子,她可不晓得。

    “袭击我们的人也是你?”

    小丫头有些心虚,为自己辩解。

    你也拔剑了不是吗?

    “我听到手下的惨叫。”

    丫头这才想起外头那两个“歪瓜裂枣”,但是又不想承认自己出于警戒心和好玩,但凡进山谷的人先揍一顿再说,于是笑咪咪地道:

    那是误会。这山谷起雾时会引起幻听的。

    “是这样吗?”凌云淡然的表情,看不出是信或不信。

    她点头如捣蒜,然后转移话题。

    这回他们可送了象样的祭品过来,既然这样就暂且饶了他们。

    “我的两名手下负责抬祭品进山谷,当时应该无法做出任何失礼之举,不知姑娘如何处置?”

    小丫头心里讪笑。怎么处置?揍晕然后就地丢着喔!这当然不能老实说,而且凌云话里的误解让她拧起眉。

    抬祭品?那算哪门子祭品啊?我要吃山猪或山鸡,自己抓就有了,而且还能抓到肉膘更肥满的猎物!犯得着让那些蠢蛋送来吗?

    “所以姑娘所谓的祭品是?”凌云心里其实早就有猜想,但就像他总是不着痕迹地探究心里的怀疑,如今同样一脸凝重与无知。

    山神族族长对他要如何解开伏魔阵探问不多,却一口答应他的要求,凌云心里就多了提防。

    但他还是选择了将计就计这一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没有山神族人带路,他们恐怕也找不到任何一头灵虎。

    只要我想要的,他们都必须献上。小丫头说着,摇了摇自己手腕上的铃铛,这本来是乌雅的生辰礼,乌雅就是族长的小孙女,区区灵力低微的凡人,竟敢比我还嚣张!所以每次她有什么好东西显摆,我就要她送上来孝敬我!小女孩嘿嘿笑,我十四岁那年,因为他们好大胆子,竟敢拂逆我。

    所以我就命令他们每年我生辰时都要献上一个活人。她说到这儿,双手撑在床上逼近他,因为我生辰又快到了,所以他们才把你们送给我。送到我这里的活人,我要他生便生,要他死便死,不过你放心,我舍不得你死,你乖乖当我媳妇儿就好!她还笑咪咪地摸上他的脸,爱不释手地轻抚他的脸。

    好滑,手感真好!嘻嘻。

    “姑娘请自重。”尽避她都已经坐在他腿上,但为了方便说话还保持一定的距离,而且他还有许多问题必须弄清楚。

    天仙美男子神情肃然,冷淡而矜持地向后避开她的狼爪,这并没有激怒她,反而让她对他更喜爱了。

    真是冰清玉洁,凛然不可侵犯的神仙美人儿。小丫头不是很成功地掩饰着自己的**笑。

    好好好!咱还没圆房,不碰。

    凌云脸上简直要滑下满满的黑线,只能让自己专注于分析着她话里所能得到的讯息。

    首先,他们果然中了计,莫竞虽然被他留在村子里,恐怕也求救无门。

    其次,看来这丫头的外貌只是幻术的一种,至少不是看上去这么年幼。

    凌云不得不承认,这丫头的年纪关系着他对她采取欺瞒态度时,他内心为难的程度。

    小丫头一瞬讨好的甜笑,还有几许得意,你觉得我这里环境如何?做为新房还算不错吧?如果不喜欢的话,我带你到处走走,你看中哪里,我去抢过来,给你当嫁妆。

    “……”他收回前言,这丫头比爷爷更让他头疼。“什么嫁妆?”他为什么会需要嫁妆?还有,脑海里那声音,以及这小丫头骄傲的神情,仿佛他就算开口要天上的月亮,她也能摘下来那般的笃定,倒让他有点忍俊不住。

    还是不叫嫁妆?小丫头搔了搔脑袋,是聘礼吗?大白哥哥说娶媳妇要聘礼,你想要什么?我叫部落那些蠢货献祭给我,如果是想要别头灵虎的地盘那更简单,我还没遇过打架能打赢我的灵虎!

    说罢,她骄傲地下巴朝天。

    “我不能当你媳妇,”凌云揉了揉眉心,“你也不能娶别人当媳妇。”他顿了顿,想起也许山神族的习俗与金陵不同,他这么说就有点自以为是了,于是转了话题,“过去那些献给你的活人最后都怎么了?”倒不是他对这位灵虎后人的所作所为有任何不齿,他没兴趣擅自断定因果不明的是非。

    此刻他需要的是尽可能得到想要的讯息,好救出自己,也救出跟着他进山的所有人。

    小丫头本想质问他为何不能当她媳妇,这问题对她比什么都重要,可是凌云的问题也是向他证眀自己是聪明绝顶、值得托付的良人的好机会,于是小丫头扳着手指数,第一年他们送来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的让我有点烦,但是她手艺不错,做了些小东西给我,还替我梳发辫……她扯着自己的头发嘟嘴道,我本来想把她留下来,因为我根本不会自己绑发辫,可是她说家里还有小奶娃等她回去喂,我就把她赶回去了。

    第二年他们送来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丑死了!小丫头拧起眉,他还以为我被绑到山里,要救我下山,我觉得他实在太啰嗦,就把他丢下山了。媳妇儿这么美,她绝对会好好疼惜他的!

    “……”虽然无言,但凌云听着,嘴角忍不住轻轻扬起。

    这丫头也挺逗的。

    第三年,他们送来一个也不能说丑,但笑起来很恶心的男人,这男的竟然敢乱碰我,还自以为他那点力气能压制住我,我就把他给吃了。小丫头做了个鬼脸,难吃!她坚持品尝美食,也会让媳妇吃香喝辣,媳妇跟着她绝对不吃亏。

    “……”他不应该忘记,她是灵虎后人,是真的会吃人的老虎!

    第四年,他们竟然送来一个老太婆!小丫头翻了翻白眼,简直不象话!虽然老婆婆煮的汤很好喝,可是老人家实在太麻烦了,动作慢又早睡,身子也比一般人更虚弱,所以我一样把她丢下山去了。她想起什么似的,从做为床铺的织品底下拿出一个香包,这是老婆婆回家时拿给我的,味道还不坏。她凑到鼻尖闻了闻,然后献宝似地拿给凌云。

    凌云伸手接过,做工比不上青阳城或京城顶级的绣坊,但仍是做得相当用心的香包。

    因为送个老太婆来实在太不象话,我放话告诉部落那些蠢货,再不送象样的人来,我就让他们好看。

    其实她已经让他们好看了,在秋日丰收祭时把村里所有食物全搜刮一空,还踹倒了一间房子。哇哈哈哈哈哈哈……

    第五年时他们送来的是个嘴歪脸斜,满身刀疤的男人。那男人先是冲着我满口粗话,看我是个小孩儿模样,想拿走我的东西,还妄想用武力对付我,她说到这儿,一脸嗤笑,我得可笑之际又把他给吃了

    “生吞吗?”凌云忍不仼问,他实在很难想象这小丫头啃人骨的模样。

    小丫头一阵嗤笑,低等兽类才把猎物生吞活剥!我们灵虎吃活物,只要把猎物变成一团雾,吸进肚子里就行。所以她一点也不臭的!媳妇儿可别嫌弃她!

    原来如此。果真是非常灵异的方法。

    去年他们送来一个小表。呵呵!还满好玩的,教我很多他平常玩的游戏。不过他晚上会哭着找爹娘,我觉得很吵,也把他丢下山了,他问我以后可不可以上山来找我,我想凭他那单薄的身子进这山里只是找死,就没理他了。

    凌云听到这儿,脸上的神情早已不再冷漠。

    只是个想要人陪的孩子罢了。但是恐怕她待在这个把她当神崇拜的深山尝中,很难有人能理解。

    “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灵虎的后人吗?”

    是指会变成人的灵虎吗?别处我不晓得,我们大多老死不相往来的。美人儿莫不是担心新婚后和她亲人的相处问题吧?她一脸安抚地道:以前大白哥哥住我隔壁那座山,几年前他下山去找媳妇儿去了,托我照看他的老巢,不过我猜想他可能不会那么快回来。大白哥哥对山下的世界可迷恋了,虽然她没去过,但是听说山下吃饭要钱,她就兴致缺缺了。

    她在自己地盘上,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从来不用钱。缺什么要什么,到部落去敲竹杠就有了。

    看来,这个丫头是最好的容器人选。凌云暗暗叹气,但并没有挣扎太久。

    要想打理好天下第一庄,无谓的优柔寡断只会成为负累。祖父相信世人生而平等,可惜他并没等的同情心分给天下人。

    从少年时代起,他就认定了世间值得他心软的,只有他护在羽翼之下的家人。

    “我的手下应该还没被你吃进肚子里吧?”凌云问。

    当然没有。原来被她落在外头的那两颗瓜是媳妇儿的手下?小丫头点了点头,心想这样也好,以后媳妇儿伺候她,他的手下则伺候她媳妇儿!完美!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把他们带进来。说罢,也没等到凌云的回应,她风一般地卷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卖萌可耻但好用最新章节 | 卖萌可耻但好用全文阅读 | 卖萌可耻但好用TXT下载
香港王中王网站6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