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娘子招人爱 > 第八章

娘子招人爱 第八章 作者 : 莫颜

    “慢着!”关云希从褚恒之身后探出头来,说道:“这是场误会。”

    石陌尘沉声道:“不必多说,你们身分可疑,他又戴着面具不肯示人,老三或许好骗,但想唬弄我,没那么容易。”

    “难道你就不想看看大当家的遗书?”

    关云希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就连一旁的褚恒之也意外地看向她。

    石陌尘亦是一怔。“遗书?”

    “是的,当初大当家决定归顺朝廷时,为了预防万一,事先留了信让我保管,并交代我,若是她不幸身亡,便将她的遗言带给众位弟兄。”她从衣中拿出信件高举着。

    石陌尘皱眉凝睇。“我怎知信的真假?”

    “是真是假,你自己看不就得了。”说着将信丢出。

    石陌尘迅速接住,一脸狐疑,不过还是立即将信拆开。

    关云希又拿出第二封。“这封是给熊叔的。”

    熊海闻言一怔。“我也有?”

    “当然,熊叔为人公正,大当家为了慎重起见,也留了一封给你,便是希望熊叔能一起做个见证。”

    熊海听了恍然大悟,接过信件。

    这时柴狼好奇地问:“我的呢?”他是三当家,既然熊叔有,他当然也该有。

    关云希道:“没了。”

    他瞪大眼。“没了?怎么可能?”

    “大当家说了,你不识字,给你也是白给。”

    此话一出,立即有人嗤笑出声,柴狼顿觉糗大,瞪了那人一眼,却也面露失望,大当家竟然没留信给他。

    石陌尘看完信,面色沉吟。

    熊海看完信,脸色亦同,对二当家点头道:“这确实是大当家的字迹没错,信上盖的印鉴也没错。”除此之外,还有信中的语调,完全就是大当家的风格。

    信中甚至点出了几件事,这些事只有真的大当家才会知晓,这让他们不得不信,这确实是大当家的遗书。

    柴狼不识字,又急着想知道。“二哥,信上写什么?”

    石陌尘抬眼瞧着三弟,又看了那女人一眼,缓缓说道:“信上写,送信的飞鹰是她的拜把姊妹,信中还强调,要寨中所有人相信她,万不可刁难她,必须视同自己人,因为她会助咱们继续与朝廷周旋,完成大当家生前未竟的计划。”

    柴狼听了,大为高兴,其实对于关云希,他是有好感的。

    “太好了,咱们又多了一个伙伴。”

    石陌尘瞧向老三。“你相信她?”

    “相信。”

    柴狼毫不犹豫地回答,见二哥仍有疑虑,他靠上前,对二哥咬耳朵。

    “她知道我赌输脱裤子跳湖这件事,这件事从来只有你和大当家知道,她却能一一说来,表示大当家什么事都告诉她;而且,咱们这里这么隐密,她都能找来,由此可见,大当家对她十分信任,还有……”

    “还有什么?”

    柴狼笑了。“你别看她生得娇滴滴的,她的性子跟大当家还挺像的,连说话的语气都像。”

    一旁的熊海听了,也深感同意。

    “二当家,我也有这种感觉,这女人说话的语气跟大当家还真像,不管是那个调调或是眼神,跟大当家是一个样,说大当家与她是拜把姊妹,还真有可能。”

    石陌尘脸色突然冷下来。

    “模仿得再像,她也不是枫儿。”

    熊海闻言,立即噤口。

    而一旁的柴狼见二哥不高兴了,忙打圆场道:“那当然,这世上只有一个大当家,任何女人都比不上她。”

    他知道,二哥喜欢大当家,他也是,他们兄弟俩,心里都念着一个女人,只不过,二哥比他更执着,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唯有他和熊海。

    石陌尘冰冷的脸色只出现一瞬,又恢复了儒雅,转头对熊海歉然道:“熊叔莫怪,是我一时失言。”

    “哪儿的话,二当家说得对,我完全赞同。”熊海忙道,心下却在叹息,二当家对大当家有多执着,他心里很清楚,只可惜,大当家不在了。

    石陌尘沉吟了一会儿,抬头望向这个自称飞鹰的女人,对她言明。“我可以信你,但是他,我无法信任。”

    这个他,自然就是指褚恒之了。

    “你信我就行了,至于他,我愿意为他担保,昨夜是一场误会,他不知你们的身分,才会特意阻拦。”

    石陌尘静默不语。

    这时候,熊海站了出来。

    “要我们信他,行,让他把面具拿下来,遮着脸故意不示人,是何居心?”

    关云希面露犹豫,让禇恒之遮着脸,是暂时不想让人认出他尚书府大公子的身分。

    禇恒之冰冷道:“你都能留一把胡子遮住下半张脸,我为何不能戴面具遮住上半张脸?”

    熊海怔住,众人更是一呆,接着爆笑出声,尤以老三为最。

    “哈哈哈!有道理,熊叔,你这胡子是真的太多了。”

    柴狼用力拍着熊海的肩膀。提到熊海的胡子,早已让人诟病,那把胡子多得像扫把,好几年不刮,连他老婆柳姨都在抗议。

    熊海面露尴尬。“这哪能一样?”

    关云希也笑了,原本紧张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让她暗中松了口气。

    “各位,实不相瞒,我这位朋友不能真面目示人,实为必要,但我以性命担保,他对各位无害,不但无害,今后他也会出力相助山寨,还请大家莫拒人千里之外。”

    所有人都看向二当家,不知他最后的决定是什么?

    石陌尘沉吟了一会儿,点头道:“好,我就相信你。既如此,来者是客,两位,请。”

    总算搞定了。关云希松了口气,在无人时,褚恒之在她耳边低声道:“我何时答应,要出力相助山寨了?”

    她抬眼瞧他,低声道:“你一定会帮的。”

    “哦?何以见得?”

    “俗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一定要低头,咱们现在,可是在人家的屋檐下呢!”

    “这应该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吧?”

    她立即附和。“公子高见,小妹听你的。”

    “……”他一阵无语。

    她嘻笑道:“更何况,为朝廷收服山匪,解除匪患,增添武力,对刑部尚书大人来说,有利而无弊,还是大功一件。既然要收服人家,总得了解也们的需求,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若能不费一兵一卒就降服敌人,尚书大人在皇上面前有面子,他的政敌也拿他没办法,这么赚的差事,何乐而不为,你说是吧?”

    她一边说,还一边很狗腿地帮他倒酒,眼神灵动,颇像只狡滑的小狐狸在摇着尾巴,同时又让人觉得分可爱。

    “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你这么会说话?”

    “你现在知道了也不迟嘛,况且我说的是事实,陈述利弊得失罢了。”

    禇恒之盯着她,将她的笑看进眼底,喝着她倒的酒。

    他之所以跟她来,的确是想一探究竟,因为他猜测,她与山寨这些人有关,可他倒是没想到,她竟能将他带入山寨中,还见到了山寨当家。

    她说对了一件事,巢匪这事的确是父亲怀疑有内情,并授意他暗中查探,若能查出其中可疑环节,并将这批山匪收编入朝廷,不但除了匪患,还为朝廷增添兵力,的确是大功一件。

    况且,当初父亲曾听闻官逼民反,只是没有证据,便派他暗地来搜罗证据。

    这时,三当家柴狼拎着酒杯来敬酒。

    “不瞒飞鹰姑娘,我一见你,便有一见如故之感。”

    关云希微笑,心想那是当然的,我就是大当家,只是外表换了壳,里子还是一样的。

    “我也对你一见如故,看你为了抢大当家的身子,如此护着她,让我着实敬佩。”

    “既然你是大当家的结拜姊妹,那就是我柴狼的妹子了,以后有我罩你。”他拍胸膛道。

    “妹子?怎么不是大姊?”

    “你瞧你,看起来明明比我小,当然你是妹子,我是三哥,他是二哥。”

    关云希愣了下,接着想到,对了,她现在是关云希,年龄确实比她生前小了三岁。真吃亏,生前被人叫大姊、大当家,现在她却得叫人家“哥”。

    “妹子,来,三哥敬你!”

    柴狼一手举杯,另一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山寨里,大家都是性情中人,不拘小节,关云希生前便常与老三勾肩搭背,旧习仍在,所以不以为意,但是看在褚恒之眼里,那便是大大的不妥了。

    他黯黯的目光瞄到那只手,不动声色地拿起酒杯,对柴狼道:“听说三当家酒量极好,在下仰慕已久。”

    柴狼听说人家仰慕他,又说他酒量好,自然得意,没有男人会说自己的酒量不好。

    “好,咱们干个痛快!”

    两人干掉一杯后,褚恒之很自然地把酒杯伸向关云希。

    “倒酒。”

    关云希听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只当禇恒之被她说服了,要和山寨的人套些交情,立刻热情地上前倒酒,便也离开柴狼那只勾肩搭背的手。

    “你找对了,咱们这位三当家,酒量好,找他喝酒最爽快了。”

    柴狼本就是个豪放不羁之人,听到飞鹰妹子赞美他,嘴上的笑容合不拢,看她的眼神更是闪着狼光。

    禇恒之看在眼底,不动声色地勾起笑。“哦,如此一来,今夜我一定要与三当家不醉不归了。”

    “好说!”柴狼哈哈大笑,把酒杯伸向关云希。“来,倒酒!”

    “好咧!”

    关云希笑应,正要走回去,不料手上一空,那酒壶被禇恒之拿走。

    “我来吧!”他说着,并拍拍一旁的席位,状似漫不经心地丢下话。“坐。”

    关云希哦了一声,没有多想,很自然地坐在了他的身旁,没注意到这位置让褚恒之得以隔开她和柴狼,不让那男人的手臂有机会搭在她身上。

    关云希不知道禇恒之的酒量到底如何,见他与柴狼一杯又一杯地喝着,还划起了酒拳,不禁感到新奇。

    看不出这位尚书府的公子,喝起酒来,竟然也有豪情爽快的一面。

    见他们喝酒,她肚中的酒中也馋了,遂拿起酒壶,就要喝一口,却被另外一只手迅速抢过去。

    “你喝这个。”褚恒之将另一壶递给她。

    她瞧着那酒瓶,这是给女人家喝的淡酒,对她来说跟喝水一样,哪有烈酒够味?

    她把淡酒放下,改而伸手去捞另一壶,拔开木塞,浓烈的酒香味立即扑鼻而来。

    这才叫做酒。她满意地笑着,正要为自己倒一杯,却又被一手给握住了杯子,身旁传来淡淡的命令。

    “不准喝烈酒。”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招人爱最新章节 | 娘子招人爱全文阅读 | 娘子招人爱TXT下载
香港王中王网站6049